Author Topic: 【天问】心酸!!!北京“18天辗转28地打工”流调背后,是一名寻子两年半的父亲  (Read 149 times)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3886
周围人只知道,岳荣贵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走了很多地方。为了省钱,他在车上驮着被子,“他不上宾馆,累了就在车上睡觉。”岳胜说。

岳胜说,岳荣贵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常常托自己给父母打钱,“经常五百一千的打过来。”当得知岳荣贵感染新冠病毒后,岳胜十分难过,他反复询问记者,“能不能帮他(岳荣贵)找到儿子?如果要经费,我个人可以帮他出这个钱。”


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uper?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8952397752576254607%22%7D&n_type=-1&p_from=-1


如果不是因为一份公开通报的流调信息,河南男子岳荣贵(化名),或许仍然是万千北京打工者中的普通一员。

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发布会现场通报,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现住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流调信息显示,感染者的行程轨迹涉及东城、西城、海淀多区,辗转多个工作地点,常在凌晨工作。

那是岳荣贵在北京留下的印记。在公共讨论空间,他的经历被赋予更多关注。

实际上,岳荣贵是为寻子才来到北京,2001年出生的儿子岳跃仝,于2019年8月12日在山东省荣成市东山镇东山汽车站候车厅走失。此后的两年多,岳荣贵辗转多地寻子,进京务工。

在北京,他做一些零工,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夜班是家常便饭。他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做活,直到行程轨迹被所有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