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Topic: 【天问】行业潜规则  (Read 658 times)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天问】行业潜规则
« on: March 21, 2020, 10:13:25 AM »
比如采购、投标陪标、医药代表回扣、贷款返点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1 on: July 04, 2020, 09:51:35 PM »
3000万工程总包,10%经常费,100万保证金,条件很好,但是还是放弃了,你们应该有很多坑

https://quanmin.hao222.com/sv2?source=share-h5&pd=feed&vid=4613982692877765452&shared_cuid=gu2Yu0aWHf_j8Sa6livT8_acv8_UaHum0u20f_OSv88OOBtgguvk8_aq-f_ua2fDA&nid=sv_4613982692877765452


主要是看评论,一说这么好的条件轮不到你,二是签合同就要交200万,不是300万里扣,三是有可能是不是真的甲方,骗子拿到保证金就跑了。。。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2 on: July 11, 2020, 08:09:50 AM »
医药代表究竟是一股怎样的力量?


两票制,令代理商伤筋动骨、销售费用转移

几番调控医院终端药品加成率、价格,药价虚高的“瘤”依然存在,但医保控费已是箭在弦上,改革开始指向药品流通环节的“栓塞”。药品出厂价与入院价之间,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差额,如何被 “洗”成现金、进入各利益主体囊中?中间环节的水分能否挤得干净?

2013年初,上海一家小旅行社因虚开巨额发票被警方盯上,这家年营收数亿元的小公司背后,牵连出葛兰素史克中国一场巨额商业行贿案。除了一线的医药代表涉及在内,多位高管亦悉数被捕,管理公司数亿元预算的副总裁梁宏承认,在药品价格中,“运营成本“大概占药品价格的百分之二三十。

其中,医药代表会以讲课费、参会费、旅行费等名目开具发票、套取现金,向医生输送回扣,这部分占药价总额的7%-10%左右。“财务、审计部门默认我们(医药代表)在作假,但作假也要做得真一点。”另外,公司与政府部门、专家打交道时,开不了票的支出,就通过旅行社虚报会议人数、虚开会议费等方式开票支取,少则四五万,多则五十万。

面对这场大起底,众多药企噤若寒蝉,一些外资药企直接给医药代表放了一个月的假,那个月都不用跑医院。

程康2012年从中科院硕士毕业后,进入外资药企S公司成为一名医药代表,入职后培训、熟悉产品/区域、参加RDPAC考试等,原本紧锣密鼓,放假也令他思考身处的医药大环境。很多医生的个人利益,通过医药企业转移支付来实现,形成了业务闭环;“但医生工作真的很辛苦,而且收入和工作强度不对等,所以医生价值有时会体现在药品/器械的定价空间里。”

“外企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我们真觉得自己的药效果好。”为了跟医生多聊聊药品,程康几乎每天都泡在医院,白天医生出诊忙,就等值夜班时夜访。他也羡慕一些内资药企代表,每个月只用固定几天来医院统方(统计用药量)。

“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外资药企的代表基本都背双肩包,里面放着投影仪、电脑或iPad,而内资代表大多提单肩包或手提袋,里面装信封和现金。”事实上,面对激烈的入院竞争,内资外资药企有时都会用“带金”叩开科室之门,而内资药企更依赖代理商。

药品经销体系,通常有2-3级代理商,总代-省代-市代的链条并不长,但终端资源掌握在不同人手里,所以存在“层层转包”。为了将药品出厂价、入院价之间的差额变成现金,并有效避税,部分医药代表会“过票洗钱”,令药价低开高走。

何为过票?制药企业以10元/瓶的底价,将药品卖给一级代理商,而医院中标价格为100元。在具体操作时,医药代表引导药厂以底价10元卖给过票公司,过票公司开具92元的发票和供货清单给医药公司,医药公司收取约5%-8%的利润点后,以100元卖给医院。现金流虽然从过票公司走了一道,但药品并不需要转运,直接由医药公司从药厂配送至医院。

过票公司会通过多种方式综合避税,并在扣除税费、通道利润后,将经手的现金返给医药代表。在这种情况下,药品的销售费用主要发生在流通环节,由代理商加载到药价中。
 

(两票制前后药品价格机制,制图:海若镜)

2016年12月,央视新闻频道播出《高回扣下的高药价》专题调查,暗访了上海、湖南6家大医院,曝光医药代表给医生的回扣高达35%-40%,并在节目中再次报道了福建三明市“三医联动”的医改样本——由医保统筹,联合限价采购,执行“两票制”切断流通领域利益链条。


 图片来源:毕马威,《三明医改专项研究报告》,2016年12月

三明医改的经验开始在全国复制,2017年1月,国务院 《“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提出,实施药品采购“两票制”改革:药品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发票。9个月后,全国所有省份均已制定实施两票制的时间表。

两票制推行后,在开票、走款流程中,代理商的医药代表以及过票公司难以插足,大包商、小包商以及挂靠代理商的自然人医药代表,受到极大冲击。一部分人转型自建CSO(销售外包)公司,在局部地区直接和制药企业对接,维护终端渠道,收取“信息咨询费”,2017年新增注册的CSO公司就达到了49400多家!一部分人则带着客户和人脉资源投靠药企,成为自销团队的一员。

尽管制药企业仍普遍需要代理商的资源,但两票制后,原本的药品底价包销,转向佣金制代理,制药企业掌握了代理商的利润和运营费用,对市场的控制权、话语权有所增强。

“两票制后,医药代表肯定是变多了。每一家企业都想直销、想节省成本,如果能做到它肯定已经做了,选择代理也是因为能提高销售效率。以前回扣的空间体现在代理商手里,两票制后,这部分转移到了上游药企。”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一位分析人士表示。

这一“转移”,在药企销售费用率上体现出来,因此制药工业普遍“增收不增利”。2012年-2016年间,A股制药板块的化药企业销售费用率稳定在20%左右,2018年提升至32.29%,相较于两票制全面推行前的2016年,提高了11.36%。


 数据来源:wind

2019年年营收排名前20的A股化药企业中,有14家上市公司销售费用率近3年显著提高,其中有2家药企2019销售费用率超过53%,4家超过43%,9家超过35%。

单纯的两票制能否遏制回扣、降低药价尚且存疑,但紧接着,4+7带量采购来了。


https://mp.weixin.qq.com/s/j2H5lVXK7Wckmhcf5BLKWA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3 on: August 05, 2020, 11:08:15 AM »

开幼儿园有消防的要求,消防的要求很严格。很难获得许可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家长不好伺候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资格也不一定能让你开,小区,街道关系要处理好,处理不好,就会被赶走,换别的幼儿园进来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4 on: August 13, 2020, 05:17:23 PM »
说来说去都是出借人承担风险买单,现在银行、信托、P2P理财哪个还能保证,都是忽悠。包商银行都申请破产,信托持牌违约金都超1000亿,P2P就更不说了,哎,生活不易,我们老百姓更不容易。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5 on: October 01, 2020, 07:19:56 AM »
2010年12月,广西新闻网也曾辟谣,龙州当地工商部门登记在册的正规74家药店中,以“xx堂”命名的药店只有两家——鸿生堂和宝和堂。“鸿生堂”药店老板称,她从不使用u盘存储价格单,目录上很多药都是小厂家生产的,自己的药店没有销售。另一家“宝和堂”是一家连锁药店,在龙州有4家分店。经理陈先生说,清单上的药他们门店都不销售,也不自行采购小药厂的药品,而是直接跟大药厂批药,靠厂家的年终返点等优惠盈利。

2010年12月,扬子晚报记者曾联系苏州市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市场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每种药的进货价和零售价的差价都是不一样的,但不会出现3到4倍这么大的差价。”

自2015年6月推进药品价格改革以来,我国除了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以外,其他药品均实行市场调节价。但市场上流通的药品,包括化学药品、中成药、生化药品、中药饮片、医疗机构制剂等,仍在医疗保障部门管理价格的药品范围内。也就是说,我国医药企业所有经销行为均在相关部门的监管下进行,以维护药品市场价格合理稳定。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6 on: December 09, 2020, 02:54:03 PM »

12月4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案:对被告人张家慧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张家慧1965年1月生于重庆市万州区。2019年5月31日,时任海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家慧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被海南省监委留置;同年11月30日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8日被逮捕。张家慧案一审判决书厚达158页,对张家慧所涉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三罪的被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与证据进行了详细罗列,其中受贿罪部分占114个页码。
图片
厚达158页的张家慧案一审判决书,详尽地披露了行贿人名单及细节


一审判决书详细披露了行贿人名单及细节,这些信息对公众是首次公开。37个行贿人里律师高达18人,其他则为涉诉的企业主或一般当事人。张家慧在接受行贿人的请托后则向承办法官打招呼或在审委会上发表有利于请托人的意见。

这18名行贿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的律师都是些什么人呢?我们拉了一个清单:
1、张阜,海南唐海律师事务所隐名合伙人(行贿615万元)。
2、廖哲韬,海南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300万元)。
3、涂显亚,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主任(行贿245万元)。
4、张杰,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40万元)。
5、童天行,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25万元)。
6、李永涛,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00万元)。
7、王琳,海南衍信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00万元)。
8、苏艳艳,海南阳光岛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80万元)。
9、裴斐,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55万元)。
10、陈晓国,海南大兴天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50万元)。
11、吴镇,海南大华园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50万元)。
12、廖波,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50万元)。
13、范文进,海南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45万元)。
14、胡田,北京东卫(洋浦)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30万元)。
15、赵建平,海南川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20万元)。
16、陈红娟,海南金裕律师事务所主任,海南省政协委员(行贿20万元)。
17、胡怡,海南德赛利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0万元)。
18、丁馨,海南经和纬律师事务所律师(行贿10万元)。

这18名行贿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的律师中,多人在律协任职,包括2位海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1位海南省律师协会前副会长,5位海南省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或专门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

比如,行贿245万元的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主任涂显亚和行贿50万元的海南大华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吴镇均为第八届海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图片
 
图片
行贿20万元的海南川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建平曾任海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图片
行贿50万元的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廖波为海南省律师协会行政专业委员会主任;
图片
行贿125万元的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童天行为海南省律师协会女律师与文体工作专门委员会副主任;
图片

行贿140万元的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杰为海南省律师协会教育培训专门委员会副主任;

图片
图片
行贿10万元的海南德赛利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怡为海南省律师协会海洋生态环资专业委员会委员。
图片

行贿45万元的海南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范文进为海南省律师协会自贸区(港)政策与法律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
图片

一审判决书还批露了37个行贿人的行贿细节,请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37人(18名律师)行贿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 一审判决披露完整行贿人名单与细节

这18名律师的行贿金额全部达到了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以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了!

一年级法科生想说的是,做律师,还是不要做勾兑律师,做一名靠专业水平的律师更稳妥一些,不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很多律师也说,要做一名正直的律师,靠专业水平胜诉的律师!还有律师说,与其想方设法找法官打招呼,不如做好法律检索与法律研究,用类案说服法官!

2020年7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统一法律适用加强类案检索的指导意见(试行)》,该意见将法律检索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宣告了类案检索时代的全面到来,向法官提交类案检索报告将成为诉讼律师的标配。该意见的目的就是要统一法律适用,实现同类案件同样裁判,让勾兑律师的空间越来越小!

从现在开始,不要做勾兑律师也不要想着做勾兑律师。认真学习类案检索技能,做一名用类案说服官的高水平律师。

而且,大家可以根据张家慧案一审判决书批露的37个受贿行为细节,检索出相关案件的裁判文书,找到因为张家慧打招呼干预案件而败诉的当事人,帮助当事人申请再审,这是通过案例检索找到潜在案源的方式。


https://mp.weixin.qq.com/s/-WYZ6pm1uhrmLpDUV79B5w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7 on: December 10, 2020, 05:30:00 AM »
撤销郭文思9次减刑 恢复原判无期徒刑
12-08 09:13
记者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7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郭文思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一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已于12月3日作出裁定,以郭文思所获减刑均系利用不正当手段获得、对郭文思减刑的裁定均确有错误为由,撤销对郭文思的9次减刑裁定,恢复对郭文思原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刑罚的执行。另外,“郭文思减刑案”所涉相关人员行贿案,公职人员受贿案、徇私舞弊减刑案也将开庭审理。
9次减刑遭质疑
北京市纪委监委今年9月13日通报,2005年2月24日,郭文思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经9次减刑,于2019年7月24日刑满释放。2020年3月14日15时许,郭文思在超市购物时,对提示其正确佩戴口罩的段某某实施侵害,致段某某受伤死亡。案发后,社会舆论强烈要求严惩郭文思故意伤害行为,并对其多次减刑和改造成效等问题提出强烈质疑。
通报称:3月31日,北京市成立联合调查组,由市委政法委牵头,市监委、市人民检察院共同参与,对郭文思多次减刑问题依纪依法开展调查。市纪委监委同时成立专案组,对涉嫌违纪违法和职务犯罪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坚持依规依纪依法开展审查调查工作,通过调取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潮白监狱和清园监狱、市监狱管理局及清河分局、市清河人民检察院、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有关郭文思服刑期间档案、减刑手续、会议记录、裁定案卷等文件资料,讯问询问被调查人和证人,对有关人员依法采取留置措施,经过5个多月的工作,现已查明“郭文思减刑案”中有关人员涉嫌职务犯罪问题。
9人被“双开”
经查,郭文思先后在天河监狱、潮白监狱、清园监狱、延庆监狱、柳林监狱服刑,其违规减刑问题主要发生在潮白监狱、清园监狱。郭万普(郭文思之父,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退休职工)在郭文思服刑期间,以直接或通过他人请托监狱系统、检察院、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并给予款物的方式,谋求关照郭文思服刑生活,帮助郭文思快速减刑。主要存在以下涉嫌职务犯罪事实。
1.郭万普直接请托王乃聪(时任潮白监狱分监区指导员),并给予礼品礼金,请其对郭文思服刑生活予以关照,为其快速减刑提供帮助。王乃聪违规安排郭文思担任多个有利于减刑的岗位工作,违规安排会见,为郭文思私转信件,对郭文思违反监规的行为未予处罚;指使同事对郭文思予以关照,为郭文思在潮白监狱服刑期间多次减刑提供帮助。
2.郭万普通过甘佳良(北京星牌体育用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请托隋建军(时任潮白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先后多次给予现金,请隋建军对郭文思在减刑方面提供帮助。隋建军通过暗示或打招呼等方式,要求下属对郭文思服刑生活予以关照;在明知郭文思不符合减刑条件的情况下,6次主持监狱长办公会并签批报请减刑文件;向赵双月(时任市清河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处副处长)请托,并给予现金及购物卡,为郭文思减刑向程丽霞(时任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清河法庭审判员)等人打招呼。
3.郭万普通过李楠(北京漪林顺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员)、王昱(北京漪林顺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请托刘永清(时任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先后多次给予现金,请刘永清对郭文思在减刑方面提供关照。刘永清遂向段炳川(时任清园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和陈伟(清园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打招呼,要求对郭文思予以关照。段炳川、陈伟分别向下属打招呼后,接受李楠、王昱宴请。在申报减刑时,段炳川、陈伟参加监狱长会议,同意为郭文思违规申报减刑。
4.郭万普通过王晓(北京广播电视台员工)请托郭京霞(时任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副主任)向程丽霞等人打招呼。程丽霞等人在郭文思减刑案件审理过程中,降低证据审核标准、违反案件审理的程序规定,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郭文思裁定予以减刑。郭京霞收受王晓给予的现金,程丽霞等人收受郭京霞给予的现金。
北京市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刘永清、隋建军、段炳川、陈伟、王乃聪、郭京霞、程丽霞、赵双月,以及郭万普、甘佳良、王晓、李楠、王昱等人涉嫌受贿罪、行贿罪、徇私舞弊减刑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有关规定,将上述人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有关规定,对刘永清、隋建军等9名党员、公职人员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退休待遇)处分。此外,对郭文思减刑案中其他违纪违法人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并对失职失责人员严肃问责。
据新华社、北京市纪委监委网站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8 on: December 11, 2020, 06:41:04 AM »
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遭实名举报 官方:正向上级汇报情况

央广网
12-10 11:18央广网官方帐号
关注
12月6日,一篇《实名举报郑州大学第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严重违法犯罪》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文中实名举报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多项违规违纪问题。12月9日上午,映象网联系实名举报者袁女士,袁女士称,已向相关单位举报,事情正在按流程走。郑大一附院负责宣传的曹某称,已知道此事,正在向领导汇报。

打开百度极速版,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实名举报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
12月6日,一篇题为《实名举报郑州大学第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严重违法犯罪》的举报信出现在法治在线网站上。举报者袁女士公布了自己的详细家庭住址及身份证号和手机号。
袁女士在举报信中称,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及其丈夫有多项违法违纪情况:
1、涉嫌大肆受贿。2、涉嫌非法放贷。3、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大量购买商铺、住宅、投资入股、高息放贷、投资股票基金)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4、涉嫌非法所得购买股票基金。5、涉嫌严重偷税漏税(以上所得,王静已经偷漏20%个人所得税和应依法上缴国家的其它税款,预计超千万以上)。6、长期不务正业,四处打官司,涉嫌虚假诉讼。
“王静身为医院呼吸科领导,不以身作则,不务正业,带头违反组织纪律,作为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其本人利用她作为医院呼吸科主任的领导职务和权利之便,大肆收取药品回扣,收取红包,频繁的银行交易,常年疯狂敛财,长期作案,犯罪手段令人发指。
医院药品、设备等各项采购,必须经过科室主任签字,王静利用科室主任、教研室主任、医师规范培训基地主任的各项职务和权利的便利机会,长期与医药厂家、医药代表人员勾结在一起(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艾美仕市场调研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瑞思迈(北京)医疗器械有限公司、阿斯力康(无锡)贸易有限公司、辉瑞投资有限公司、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中智财务咨询有限公司……金叶静、王秋雨、苗红……刘×英、郑×学、×静、×芳、郑×院×宣、人×司、×照、×刚等大量医药代表人员)进行违法交易,长期非法收取医药代表等人给的药品好处费,非法收受药品回扣,利用职权,为医药产品销售方谋取利益,为自己获得巨额财富,疯狂不停作案。”举报信中写道。

这封举报信中详细列举了郑大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及其丈夫部分银行卡的流水。
“王静利用郑大一院呼吸科主任的众多职权,长期不务正业,以科室主任为掩护,长期与医药厂家业务员勾结在一起,多年来多次接收医疗设备厂家和医疗器械公司及销售代表的贿赂,每月均大量的受贿交易金额,存入王静本人在银行开立的账户上与其丈夫张茂林的银行账户,我们提供的其二人仅是2014年前后期间二人的部分银行交易转账凭证,证明上述事实,这还不包括暗中长期收取的现金部分,其二人以非法收受贿赂方式迅速获得巨额财富,购置了大量的财产,并违法向社会多家企业多次放贷,搞非法经营活动。”

实名举报者:正在走程序
12月9日上午,映象网联系上了实名举报者袁女士(实名袁茹)。袁女士称,举报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办的,还有几个朋友在一起弄。
映象网询问事情目前的进展,袁女士称,已经实名向相关单位举报,“正在走程序。”
郑大一附院:知道此事,正在向领导汇报情况
郑大一附院负责宣传的曹某称,呼吸二科主任王静遭实名举报一事已经知道,目前正在向领导汇报情况。(记者 邱延波 文/图)


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hare?_refluxos=a2&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9125431732749187190%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isBdboxFrom=1&pageType=1&rs=4103223885&ruk=GIjIq0CmxXZsLspXoGs-8w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9 on: December 29, 2020, 09:14:40 AM »
德国一个工厂高压阀门二十万,寿命二小时,中国仿造品二万,寿命四小时,是德国工厂造不出来?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当时是垄断者,只有他们造的出来,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那些必须使用这阀门的顾客反而得求着他们,看起来熟悉吗?没错,苹果还在玩这套,那些已经完全依赖苹果生态系统的用户,只能选择苹果,结果呢?苹果现在连充电器都不给了。中国仿出来了,他们就立不住了,再者外国佬口口声声尊重版权,笑话,商人都是逐利的。你觉得他们买中国这个还是德国那个?于是德国那个厂就倒闭了,他一个小厂二十人,一个阀门利润十多万,每年卖十个,工人的高福利待遇不是轻轻松松?整个都是高福利社会,阀门降价了,高福利维持不了,不倒闭才怪。 // @伊人念君否:中国仿造业 很多都仿的比正品还特么好 后来好多仿造业把正规公司都收购了  就因为正品没有仿的好[滑稽]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10 on: March 24, 2021, 05:11:53 PM »
通常采购主管定期就要更换的,有回扣也算正常,不过分老板一般是睁一眼闭一眼,十年以上的我真没见过,因为吃饭被开的也没见过,更没见过在公司水房谈判有什么可值得夸耀的事情,要么故事编的,要么老板格局就不大,理论上企业都生存十年以上了,脉络也算打开了,即使想开人用这么蹩脚的理由我也是醉了。半导体行业的采购最多三年换一次。

这要看老板以前怎么约定的。如果老板不允许采购主管,和供应商有任何私下接触,那老板就没错。在德国,一个工程监理,吸了开发商一根烟,就被解雇了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11 on: April 05, 2021, 07:06:46 AM »
工地上干土方的基本都是当地的黑社会地痞一类的,你弄死它是咋的?一命换一命还是怎么?

laofuzi

  • Hero Member
  • *****
  • Posts: 2787
Re: 【天问】行业潜规则
« Reply #12 on: April 05, 2021, 07:09:21 AM »
军工院校的确备受重视,国家的资金投入也逐年上升。比如北京某军工背景高校的一个200左右教职员工的小型院系,2020年度科研经费到账额,2个亿。。。